中质无线文化传媒中心

得闲适而为艺精——再读贺凌刚

2016-11-29 10:57| 发布者: btcm| 查看: 1149| 评论: 0

摘要:      吴川淮  一   2016年的贺凌刚正在成为一颗“树”,这颗“树”愈来愈望着自己的那个方向长着。艺术没有目标,艺术就是有一个大的方向,是一种感觉,一种取舍。凌刚好在他的纯粹,没有杂念,画是画,字是 ...
 

  




  吴川淮

  一

     2016年的贺凌刚正在成为一颗“树”,这颗“树”愈来愈望着自己的那个方向长着。艺术没有目标,艺术就是有一个大的方向,是一种感觉,一种取舍。凌刚好在他的纯粹,没有杂念,画是画,字是字,印亦是印,但它们又是一体的,又都带着一种个人的印记,虽然在不同的时期,都有不同的印象,但在整体上保持着一种精神,一种自在。

  以艺术来完成自己形而上的精神追求,以艺术填补整个的生活空间,对一般人来讲,是不可想象的。但凌刚就是如此地活着。现今艺术的市场正在走向多元,也在规避着政治的影响,也在纾解和凝聚着一种新的力量,变化着新的格局。凌刚是这种新的力量的一部分,也是新格局变化的一个分子。艺术在走向艺术自身的时候,靠的是精神,靠的更是对艺术与生活的那种赤城。

  在凌刚这里,你会发现他既生活在古典,也生活在现代,但更多地是生活在古典。生活在古典是一种说法,真正的生活在古典,一定是生活在细节里,必须给自己一个迂阔的时间,一个停留在古人空间的时间里。“碧山才调剧翩翩,风格鄱阳好并肩。”(周之琦《题心日斋十六家词》)在快节奏的北京,凌刚活得很悠闲,画画,治印,写字,喝茶,似乎人人都忙,就他一个是一个闲人一样。古典的精神就是一个“闲”字。闲人不闲,古代的闲人何尝有闲,是用一种闲适的功夫塑造着一个境界,一种情趣。人无闲不精神,人有闲方能体会悠长。书画印的创作到了一定的时候是要“养”的,所谓的“养”,就是你要在精神的领域里给出一个空间,也要在生活的领域里给一个空间,让自己消停下来,才能“澡雪精神”,反观自我。日子是水,日子也是水墨,日子是印章上的印泥。凌刚得闲,不是刚性的,是柔性的,进到眼睛里的,落在纸痕上的,才是他自己的。

  凌刚给自己选择了这样的艺术之路,不断地精进,不断地磨洗,不断地透悟。所以你可以看出他在天天的进步之中,有的人的进步看不见,凌刚是能够看见的。

  二

  从凌刚的作品中看出来,他正在构筑着自己的审美艺术的空间,无论其书其画其印,都不同于他的同龄人,也不同于我们这样的一批人。他是从小入手,逐渐地扩大,逐渐地深入。

  他的这个自我的艺术世界,主要的来自古典,也来自于现代。他有意不和时流,也不攀高枝,保持着自己的独立性。这两年他的绘画愈来愈多,绘画在某种程度弥补着他艺术的多元。他绘画中的古人物,与古人刻版中的人物很相像,高古,闲适,无论其车舆、冠冕、章服等,悉皆入目入轨。现在已经很少见人如此创作,而凌刚孜孜于此,颇有其乐。

  书法是各种书体都写,行书凌冽,篆书温润,楷书规矩,书法中不同的自我也在统一的情调下集中或者散逸。年轻人现在都在投国展,都为了当一个会员,凌刚却是不同,他远远地避开这些,他不是在超越世俗,而是回归内心,艺术是他回归自己的一种方式。虽然这种方式表现在每一个人的身上时,其表现的方式都是不同的。他不岌岌于时流,为艺独善其身,这是一种抉择,也是一种决绝的姿态。
 
  三

  凌刚在变,凌刚也在迁移。人的命运与艺术都是在迁移与变化之中,树挪死,人挪活,人如果没有思考,没有把自己的对事物的深入观察思考体悟,没有进入艺术的堂奥之内,就始终是在道之外徘徊。

  凌刚这个北京的漂泊者,从琉璃厂到了右安门,又从右安门到了燕郊,蓬户瓮牖,荜门圭窬不可改其志,守道端庄,植志不回。人的漂泊,不是艺的漂泊,漂泊之中的人在漂泊中更在体会艺的幽深。凌刚印宗石开,画学张立辰。治印他能刻的和老师似像非像,几乎乱真,但近期明显看出,他在不断地对自己的以往进行观照,从古人那里吸取灵感,走着一条不同于往昔的路子。

  经过几年的磨砺,凌刚从外转内,从内又走外。他在深入地走进自己,也在深入地走进精神,艺术之途,无尽无边,凌刚是以一个跋涉者,也是一个远足者,《庄子•逍遥游》:“适莽苍者,三飡而返,腹犹果然。”我就让凌刚给我刻过“适莽苍者”四字,既是指我,何尝不是指他呢。

  再见凌刚,你会发现凌刚身上多了一种单纯,一种闲适,一种潇洒。书画与诗歌同理,没有单纯,难得纯粹,没有纯粹,难得精韧,没有精韧,难得境界。凌刚在到燕郊之前,生活似乎总感觉在变化,他在刻苦地求学之际,也有一种漂泊动荡的感觉,但到了燕郊,尤其是定居下来,他完全地静下来了,可以一个人给自己泡一酽茶,也可以给朋友们泡上一壶,品茗拉话,独见清心。《景灯传习录》说:“酽茶三五椀,意在镢头边。”凌刚这里是酽茶三五椀,意在刀笔边。书画印不能得闲适,就不能有空间,中国的艺术是在“养”而不是在求,我在凌刚的书案间,分明感觉的是凌刚书法、绘画、治印之间的悠闲与凝重,他分明地为自己开辟着一个独异的世界。

  作古文以赞之:

  大凡人之为艺各有所长,凌刚之艺可以为多矣。夫以治印之变长于精韧通达,以山水人物长于精细墨润,以书体多相长于融金石之味。艺之为变,心之所源。凌刚者,笔融西北之风,墨润南方之泽,居燕京而趋大雅,得闲适而为艺精,雕章镂句,质野华丽。《周易-履卦》:“履,柔履刚也,说而应乎乾,刚中正,光明也。”其境日大,其艺愈宽。六艺百家,大细穿冗,寄予斯人哉!




  贺凌刚

  陕西黄陵人
  
  字雁(燕)鸿,号杳嶂山人

  职业书画篆刻家,现居北京

  石开先生,张立辰先生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大写意花鸟专业
  
  全国八零年代书法家代表之一

  雁鸿书院——贺凌刚书画印工作室导师

  第四届BTV北京电视书法大赛——铜奖

  “盛世杯”全国书法大赛——三等奖

  2000——2010年书法报全国海选——提名奖

  第二届全国隶书展

  第七届西泠印社国际篆刻展

  当代优秀书法家心经联展

  首届全国兰亭智永书画展

  80榜样——80年代优秀书法家提名展

  “中央美术学院”张立辰中国画教学四十周年学生提名展

  “植土”全国书画名家邀请展

  宋庄书法院成立名家邀请展

  当代MMA君禾空间——青年书法论坛

  参加第二届,第三届,第四届《八零有约》暨全国八零年代书法家邀请展

  《翰墨书怀楹联展》 当代名家藏书名句楹联邀请展

  大道传薪——张立辰艺术馆开馆学生汇报展

  宋庄书法院第二回暨书法名家邀请展

  袖怀大雅——全国书法名家百人扇面邀请展

  “李斯杯”全国书法名家邀请展

  诗书入印——当代中青名家艺术联展

  潍坊艺术节——特邀54名家篆刻心经展

  潍坊艺术节——全国中青手卷50家展

  庆祝建国60周年——贺凌刚书法篆刻作品展

  贺凌刚书画印作品网络展

  杳嶂归来——贺凌刚书画印“三栖”大型网络展

  到情深处——贺凌刚书画印作品展

  学术论文散件诸专业报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中质无线文化传媒中心 ( 冀ICP备 08009516 )

GMT+8, 2019-11-21 08:54 , Processed in 0.058621 second(s), 12 queries .

 

回顶部